这个节骨眼儿,建安王竟随意将人带在身旁入宫,还是个不知底细的,王景文心中自是不悦。hrshuwu.comhttps://

  今夜入宫,看似赴宴,实则凶险万分。

  刘子勋竖旗登基,如今得各地宗王、方镇的支持效忠,以致朝廷号令不出建康城外百里之地。圣上虽有众位皇弟支持,但皆被围在京师。这刘宋宗王之间,文帝与孝武帝系内斗,如今已到了生死不容之境地。

  圣上早前虽深得太后笃爱,毕竟非路太后亲生。眼下局面,路太后支持刘子勋也是情理之中……

  瞧着这位王大人面上流露出的恼色,桐拂反倒雀跃,忙退了一步道:“宫里的礼数我半点不知晓,建安王带我入宫,只怕除了添乱我什么都不会……”

  “要的,就是个乱字。”刘休仁的面上似狂喜似憎恨,一时狰狞错乱。

  桐拂看着只觉后背发凉,猛地想起彼时他与湶弦谋划,她听得正是寿宴……毒杀……皇帝……她晓得,方才她一脚踏进这马车,已无退路。

  马车一路自鸡笼山出,过同泰寺,穿台城,入广莫门,即为健康宫。一行人下了马车,入华林园。

  此刻暮色初拢,华灯初上,宫人衣袂翩飞裙裾曳然。虽已深秋,四下奇芳异树争妍,另又张灯结彩,将那奢华殿阁映照得流光四溢。一路池水迤逦,也不知设了什么机巧,烟生雾腾,宛若仙境。确实是寿宴该有的样子。

  但桐拂却完全没心思观赏,刘休仁走在最前头,身旁除了方才的王景文,还有几位不认识的。但皆衣饰华贵讲究,估摸着是刘休仁的几位皇弟。

  她如今只盼那刘休仁忙着筹谋算计之际早早将自己忘了,可以偷偷溜出宫去。但身后始终有侍从步步紧随,一时也寻不到机会。

  “这位姑娘看着陌生,是建安王身边的新人?”

  听得这么一句,桐拂才惊觉此人何时已到了身旁。

  他体态瘦弱颀长,偏那袍服宽大,更显不禁风之态。但眉眼间清隽谦和,却又隐隐透着挥斥方遒的风姿,两种完全相反的意态竟毫不相斥。

  “我……我和建安王不熟……”

  他目光落在她腰间玉佩,笑了笑,“我和他也不熟。”

  桐拂仔细看了看他的神情,并不似戏言。

  “在下姓吴,名喜,殿中御史。原先是图令史,后来做过尚方令。”他道。

  看她一脸迷茫,“就是在宫中掌管书册卷宗,以及宫廷器物的。”

  桐拂更加迷茫,这官职听着有点……掌管书册?器物?今日这场鸿门宴生死一线,他一刀笔小吏跑来做什么?

  “吴大人也是来……瞧热闹的?”心里这么想着,她嘴里竟顺着说出来。

  那吴喜前后看了一回,与旁人都相隔甚远,才压低声音道:“我是来请缨打仗的。”

  桐拂险些被裙裾绊着,“打仗?你……你来请缨?”

  早前那身高体壮的杨徽若说他要去打仗,还有点道理。眼前这个瘦弱书生般模样的小小御史,去寻那圣上请缨,不会被直接轰出殿去?

  她面上的神情皆被吴喜看在眼里,他也不恼,“不试试怎么晓得?”

  他的目光飘远了,“如今局势,陛下定会分兵三路。西路江州,乃叛军主力。北路直指豫州,叛军殷琰所在。东路三吴,会稽首领孔觊。至于这三路统帅,我估摸着就在建安王、山阳王与巴陵王之间……”

  瞧他神采飞扬,桐拂却是头痛得厉害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桑泊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帝后世无双只为原作者一念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笑并收藏桑泊行最新章节